欢迎您访问bbin下载app!

NEWS

新闻中心

战略与文化

bbin下载app > 战略与文化 > 涨!涨!涨!“外卖自由”正离我们远去

涨!涨!涨!“外卖自由”正离我们远去

     

2019-04-29
返回列表

  【民生调查局】  编者按:  这里是民生调查局,见人所未见,调查民生之变。

关注你想关注的、你没关注的,调查你想看的、未看到的。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26日电题:涨!涨!涨!“外卖自由”正离我们远去  作者:谢艺观  外卖变贵了!  “车厘子自由”“香椿自由”之后,“外卖自由”也正在离我们远去。

  “最近这一段时间,外卖变贵了,之前20块可以吃到饱,现在25块的都不够吃。

”在北京做人力资源系统开发的刘江表示。

  发现外卖变贵的不只有刘江一个人,“我现在叫外卖,都是先对比看看哪家便宜。

”“叫个麻辣烫,点着跟以前差不多的菜,价格算下来却比以前多付了一点。

”  “上大学时候不想吃食堂就叫外卖。

一份黄焖鸡米饭不到10块钱,两杯奶茶才10元刚出头。 ”踏入职场已经两年的沈莉说,“当时的外卖很便宜,现在这个价都找不到了。 ”  满减优惠变少  叫一份外卖,消费者需要支付的费用一般包括食品费、包装费、配送费,如果有满减优惠,或代金券则可相应减少花费。

  由于不会做饭,刘江来北京工作的两年时间,连锅碗瓢盆都没买,在家饿了的话,经常会叫外卖。   最近,他发现外卖的满减优惠明显变少。 “我叫外卖完全叫出经验,平时也会利用满减让自己买得更划算些,最近明显感觉满减变少,身边好几个人也和我说外卖贵了。

”  “春节以后,外卖真的贵了,不仅满减少了,起送价也高了。 ”在北京做新媒体工作的蒋思说,“以前还有20元以下的外卖,现在有二十几块的就很感激。 ”  为何商家会减少满减活动?  北京西城区一家餐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最近店里取消满减活动主要是因为平台和店里菜品价格一样,平台与店里销量差不多,但平台到了一定数额后要收一定套餐费,算下来饭馆并不挣钱。   配送费涨价  满减优惠变少外,配送费涨价也得到了消费者和外卖员的证实。   有网友就反映,“有天下午想喝奶茶,打开外卖平台一看,之前常点的那家配送费增加了。 ”  刘江也说,“配送费以前以5块为主,现在略微上涨,6、7、8块反而较多。 ”  记者注意到,从消费者反馈情况看,相比以前3-5元的配送费,目前一份外卖的配送份经常需要6-8元,有时候也碰到9-10元的情况,隔得远的可能高达15元。

  不只一位外卖员透露,配送费是外卖平台决定的,虽然配送费涨了,但他们的收入并没增加,该拿多少还是多少。   一位在北京丰台开店的商家亦告诉记者,目前配送费是买家和商家一起支付,配送费多少由平台决定。 “满减活动由总部决定,目前满25减18,满49减21。 至于佣金,平台会不定时地上调。

”  商家:不是自己提的价  多位外卖商家表示,外卖涨价并不是自己提的价,而是配送费和平台的抽成(佣金)越来越高,导致结算价高。

  “现在做外卖基本上没有利润。 ”上述在北京丰台开店的商家说,“虽然成本增加,但我们的菜品价格没有往上调,主要是自己心里清楚,这一份东西值多少钱。

”  据媒体报道称,春节前美团提高了针对商户的佣金,向商家发布通知称,自配送和美团专送抽点更改分别如下:独家自配送10%,非独家自配送15%,独家专送18%,非独家专送25%。   对此,美团外卖的工作人员解释,提高佣金主要是因为公司运营成本以及人工费用增加。

另据媒体报道,这几年,美团建立了智能调度系统,开发智能语音助手来提高配送效率,投入大量的资金。

  提高佣金或不只有美团一家,另一家外卖平台饿了么也传出抽佣从18%上升至26%的消息。   不过饿了么对此进行了否认。

“今年以来没有在全国商户端推行提高费率的政策,同时还在争取降低费率。 从2019年1月份开始,已经为广东、福建、四川等1万余家商户下调了2%-3%的费率,并减免配送费。

”  平台为何要提高佣金?  “用户在平台的补贴中享受了巨大的福利,但平台为了生存,需提高‘造血能力’,提高佣金。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说。

  起步于2003年的网络外卖,在移动互联网的O2O大潮中经历爆发式增长,各外卖平台为了抢占市场,纷纷采取烧钱补贴的低价促销手段,吸引了大批商户和消费者。   资本入局、烧钱补贴下,短短数年间外卖行业经历了群雄混战到双雄争霸时代。   2017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曾经“红黄蓝”,只剩下美团和饿了么的“黄蓝”之争。 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最新报告显示,美团外卖市场份额占%,饿了么占%。   平台前期的疯狂补贴,导致经营成本上升,盈利压力加大。

美团财报显示,2018年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却亏损亿元,系上市以来最高水平。

  “外卖行业进入下半场,进入到了流量收割期。 ”有观点认为,面对越来越大的亏损,越来越严峻的市场,平台的发展诉求从抢占市场向实现盈利转变。   美团点评研究院报告毫无忌讳地指出,经历了2014年的增长高峰之后,2015年至2018年,外卖市场规模和用户数增长均连续4年下降。

市场增速由2014年的71%锐减至18%,用户增速则从51%降至15%。

  羊毛出在羊身上  调查发现,一些知名餐厅或连锁店有稳定的顾客群,有比较强市场议价能力。 平台抽成提高后这些大商家可采取菜品涨价、减少满减优惠,或自己送外卖等措施应对。   现实中,很多以外卖订单为主的小商家,议价能力差,平台提高抽成后,他们也没有办法。 因为顾客不稳定,也不敢轻易在菜品上涨价,只能在饭菜上“打折扣”,或者干脆关店了事。

  陈礼腾指出,商户为了不亏本,会通过减少餐品份量、提高餐品价格以及附加餐盒费等方式节省支出,最终这些成本会有部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平台抽成、配送费增加,只能取消满减活动,提高收入。

”开紫菜包饭店的林阿姨说,“即使以前外卖有满减等活动,外卖价格也比到店里买的价格高一些,因为外卖的附加费用要算到顾客头上。 ”  外卖如何才不继续涨价?  外卖价格上涨引发争议折射的是商家、顾客和平台三者之间的矛盾。

  由于美团和饿了么占据外卖市场主要份额,因此有网友认为,“平台之所以可屡屡上调佣金,根源在于市场垄断,这给予了他们自由调价的权力。

”  那么,外卖平台有没有自由调价的权力?  《电商法》第三十五条指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

  “平台提高佣金费率是否合理,事实上难以判断,还需更加实际情况进行判别。 ”陈礼腾认为,商家与平台之间是互利互惠的关系,平台与商户应该进行充分的沟通来制定规则,共同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进行数字化升级,打造更为智能化的餐饮服务或许成为关键。 ”陈利腾称,目前外卖商户智能化水平还在初级阶段,应不断适应市场,在平台的赋能下打造智能化餐饮服务,提升自身竞争水平。   也就是说,外卖平台通过技术升级,帮助商家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商家自然也愿意“让利”给平台,消费者或不用为吃饭多花钱而操心。   对这一说法,你又怎么看?你最近叫的外卖贵了吗?(完)。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生命科学园路23-2号碧水源大厦   电话:010-80854138  传真:010-80854138  京ICP备06005295号-1  技术支持:蒲公英长沙网站建设